森林云-5G自媒体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87|回复: 0

茶烟袅细香

[复制链接]

532

主题

532

帖子

1683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683
发表于 2021-9-19 21:0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茶烟袅细香
  眼前的娘,清瘦矮小,孔子读书阁,满头银丝梳理得一丝不苟,沟壑纵横的皱纹爬满了她白皙的皮肤,她用枯瘦而颀长的手指捂住眼睛,不敢望向窗外,因为这是在距离地面三万英尺的高空,一架硕大的飞机里。
  娘第一次坐上了飞机,树海读书阁,我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。
  看着娘兴奋却害怕的样子,我轻笑着,在她的耳边低语,娘,机窗外的景色那么漂亮,你不看,呆会儿没有了,你可别后悔。
  娘松开手指,略带俏皮地看向我,她的眼神慈祥而深沉,平静得就如一汪深深的潭水,饱经沧桑的脸,舒展开来,像一圈圈荡漾的涟漪。
  机舱外的白云,厚厚的堆积着,望不到尽头,阳光毫无遮拦地撒在上面,金霏读书阁,为其镶上金色的花边,让人遐想万千。
  高空宁静极了,没有任何的喧嚣,纯净透明的蓝天,令人沉醉。
  娘扭着脖子,头靠近舷窗,干瘦的背是那么单薄,纤细的腰肢,仿佛盈盈一握,就能将其握在手中,她半天也没有转过头来,估计被前所未见的美景,震撼住了。
  坐在娘的身边,我的内心无比宁静,接过空中小姐递来的热茶,捧在手心,一缕茶香氤氲而起,往昔的岁月,如轻烟般,飘入心田。
  一、烟柳人家
  能成为娘的儿,是我的福气,孔子读书阁,命运的安排,我们娘俩先后来到了这个地处江南的闭塞小山村。听娘说,多年前,因为情殇,她独自一人离开家乡,徘徊到了这里,因为喜欢这里宁静的山水,淳朴的民风,就留了下来。
  随后,在村民们的盛情邀请下,娘在大山脚下的一排护林屋里,做起了山村教师,这个山村的孩子们,也就不需要走十几里山路去上学了。
  娘的名字叫柳迎,姓柳的缘故,她特别喜欢柳树,我们家房前屋后,种满了柳树,垂柳依依,像极了娘苗条纤细的身姿。
  我是在一个柳絮纷飞,莺飞草长的三月,被人遗弃在了娘的门前。与娘的第一次会面,是在一个薄雾缭绕的清晨,那天,阳光明媚,暖风轻吹。
  迎着春日融融的阳光,娘打开房门,看见了躺在地上小小的我,一脸愕然,我则吸允着胖乎乎的小手指,冲她灿烂的笑。
  从那以后,我和娘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。对了,娘给我取名叫柳春来,寓意我是老天爷在春天里送给她的最好礼物,因为有我,她迎来了人生的春天。
  我想,树海读书阁,如果娘事先知道我是那样的一个“混世魔王”,她肯定不愿意说出我是她的春天的话来,树海读书阁,因为在她随后所谓的春天里,不是阴雨连绵,就是电闪雷鸣,金霏读书阁
  《三字经》里,人之初、性本善这句话,对我来说,一点也不适用,童年乃至青少年的我,精彩读书阁,脾气暴躁,充满戾气,一言不合,我就能和人干上一仗。我和村里大部分的孩子打过架,撕破过脸,以致所有的小伙伴都孤立我,不跟我做朋友。
  那时,娘一门心思扑在教学上,毕竟,那是我们唯一的生活来源,她每天和十几个小孩斗智斗勇,已经无暇顾及顽劣的我,她总是在事后,拉着我,去被我打得头破血流的小孩家里,树海读书阁,低眉顺眼的陪笑道歉。
  当别的小孩骂我是私生子时,我更像个要吃人的暴怒小豹子,冲上去,华闻读书阁,不把他打得改口,低头认错,绝不罢休。
  我不爱读书,看见书本就头疼,十二三岁,我就辍学在家,每天在村子里晃悠,什么事儿也不干。我从村里的大人们那里学会了抽烟,同时,还参与他们的赌博,粗话张口就来。
  上帝是公平的,他关闭了我读书的门,却打开了一扇赌博的窗。我在赌博方面,极有天赋,什么玩法一学就会,还会自己琢磨怎么出老千,几年下来,村里罕有敌手,他们都不愿意和我赌,因为我总是赢,爱看读书阁
 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,村里的年轻人,开始陆续去广东东莞打工,在他们添油加醋的描述下,外面的花花世界,仿佛遍地黄金。这些,对我有着致命的诱惑,在我的心里,早就想跳出这片井口大的天空。
  当娘哭哭啼啼,把我送到村口时,我向她夸口说,将来有一天,我一定让她过上比全村人都好的生活,坐着飞机四处游玩。娘擦掉脸上的泪花,掸掸我衣角的灰尘,破涕为笑。
  二、赌场风云
  在熟人的说情下,我进了东莞的一家家私厂,做了个打磨工,但是枯燥乏味,且单调至极的重复工作,两个月就消磨完了我所有的耐心。
  我辞掉工作,铭华读书阁,又不想回到山村,过那种单调无聊的生活,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,已经侵蚀了我,就像烟鬼遇上了鸦片,欲罢不能。
  俗话说: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,好逸恶劳的我,很快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,成为了东莞地下赌场的一员,每天在赌桌前,在烟雾缭绕中,通宵达旦。
  在赌桌上,我的聪明才智很快得到了发挥,我的腰包日渐丰盈起来,比起那些在工厂里埋头苦干的同村人,我要阔绰多了。我天真的以为,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——跳出乡村,做一个城里人。
  我确实已经融入了城市里的生活,一身打扮也紧跟时代潮流,对在那个小山村里的生活经历,我把它丢进了记忆的垃圾桶里,焚烧一空。
  赌博,不可避免和尔虞我诈、打架斗殴以及暴力血腥扯上关系。一腔热血的我,曾经在午夜的街头,因为赌资,和朋友拿着刀追着砍别人,在别人的哀求声中,我肆意蹂躏着别人的自尊,以此获得畅快淋漓的快感以及虚无飘渺的满足感。
  那时的我,不知道人世险恶,完全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里,意气风发,挥斥方遒,感觉自己就是金庸小说里的大侠,仗剑天涯,快意恩仇。
  我性格豪爽,重义轻利,对待朋友,两肋插刀,肝胆相照,这样的性格让我交到许多貌似关系牢不可破的狐朋狗友,以当时的眼光,我无法窥破其中的隐患。
  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这句话,很快就应念到了我的头上,在叱咤赌场四年以后,在我二十岁生日的那一天。
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为了避免警察的突然袭击,我们一行人打的去几十里外的一座山里,与另外的赌徒汇合,在一个简陋的茅草房里,就着昏黄的灯泡,开始了赌博。
  那天晚上,我的手气坏到了极点,赌多少输多少,一个小时不到,我就输光了带去的所有的钱。我不服输,觉得以自己在牌桌上浸淫这么多年的经验,不可能一输到底。在身旁朋友的撺掇下,对面的一个赌徒愿意借钱给我,但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我就欠下了十几万元的赌债。
  越输越多以后,我就开始怀疑他们做了手脚,我对朋友使了一个眼色,准备掀了桌子走人。但这次朋友没有配合我,当我掀翻赌桌时,对方十几人,抽出砍刀冲了过来,势单力薄的我,落荒而逃。
  慌不择路的我,冲进了山林。还好从小生活在大山里,我疾步如飞,很快与持刀追来的人群拉开了一段距离。黑暗中,一个门外堆满柴禾的小屋子,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毫不犹豫闪身躲了进去。
  屋子里弥漫着茶叶的清香,一个宽大的灶膛里,还有星星点点的火,泛着微光。这茶香,沁人心脾,但来不及享受这种令人神清气爽的感觉,我跳进一个硕大的装有茶叶的木桶里,拨开茶叶,把自己埋进茶叶堆里,屏住呼吸。
  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只听见有人推开房门询问是否见到一个小伙子时,我的头顶不远处响起一个低沉、充满磁性但略带沧桑的声音,他说没有见到,然后,我就感觉一股温热的力量,打在我的背上,随后四散滚开,我猜测,这应该是一粒粒刚揉捻好的茶叶。
  就这样,在袅袅的茶香中,我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贵人——白卿,他把我从一条差点走向毁灭的歧途上,拉了回来,引领我走向了另外一条康庄大道。
  三、柳迎春来
  白卿,这山茶园的主人,年已不惑,他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,五官粗犷,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,不怒自威,猛的一看,给人一介莽夫的错觉,与外表极不相称的是,他学识渊博,饱读诗书,尤喜欢古典文学,他向往陶渊明笔下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现南山”的田园生活。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业务需要洽谈,他都呆在茶园旁,一个效仿古人搭起的草庐里,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茶农生活。
  刚开始,因为要躲避讨债的赌徒,无可奈何,我留在了白卿的茶园里,我知道,只要我一出现在城市的街道,我肯定会被抓住,没钱还债,被挫骨扬灰也是极有可能。
  经历了朋友的出卖,我对那样的友情已经心灰意冷,同时,也对去过我所追逐的生活产生了怀疑,我像一条受伤的孤狼,白卿的茶园,成了我舔伤的栖身之所。
  白卿倒也不介意结交我这样一位忘年交,他让我任意使用他的房间,仿佛我是他一位远归的老友。每天忙完茶园的事情后,他就会拿出自己做的茶叶,沏上一壶,在一张刻有围棋的石桌旁,在袅袅娜娜的一抹绿痕中,边喝茶边教我下棋。我倒也不笨,很快就学会了下围棋,在他有意的相让下,偶尔还会赢上一子半目。
  白卿从来不问我的过去,甚至都没问过我的名字,他每天和我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,他的生活经验十分丰富,不论什么话题,他都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。和他交谈得越多,我就觉得我这条干涸的小河床,渐渐有了一些湿润。
  一个春雨淅沥的下午,漫山的茶树笼罩在一层薄雾中,我和白卿在他的草庐中,像往常一样,喝茶下棋。一个高大的身影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们面前,我抬头看着他,手里的黑子无力滑落,掉在石桌上,再弹起,跌落地面,我不愿意面对的现实还是到来了。
  白卿站起来,对来人说,我们出去解决问题,然后示意我原地坐着。
  几个小时候后,白卿回来了,他摘掉头上的斗笠,拍了拍衣服上的雨水,走了进来,淡然地对我说,我可以不用呆在这里了,也无须担惊受怕,因为他已经帮我还了那笔钱。
  看着白卿云淡风轻的表情,我咬着牙不让自己掉下眼泪,端起桌上一杯冒着热气的茶,一口喝下,斩金截铁地说,我不会走。
  随后的第二天,我开始了茶农生活,心甘情愿的。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白卿身上有种特殊的魅力,深深的吸引着我,在他的身边,世界不再喧嚣,更重要的是,我觉得自己该学点技能了。
  做茶农的日子,同样枯燥乏味,但此时的我,不再浮躁,内心沉静如水,我每天跟着白卿学习跟茶有关的知识,从茶树的栽培,到茶叶的采摘,再到茶叶的加工,亲自感受了茶园里清凉的气息,目睹了茶叶从发芽到成叶,再到枯萎的全部过程。我像一块海绵,努力地汲取水分,让自己不断充盈起来。
  不知不觉,在茶园里,和白卿亦师亦友,相处了八年,我自己都想不到,我会有那么大的毅力,坚持这么久。我有时甚至怀疑自己,我还是不是原来的我。
  当白卿带着我再次来到灯红酒绿的城市时,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但没有一丝留恋,和白卿谈完生意后,我们又回到了茶园,我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里。
  我想,我应该是聪明的,甚至是精明的,白卿带我去见了他的几个客户后,就渐渐地把生意上的一些事情放心地交给了我。
  接下来的几年,我逐渐在商场上找到了当年拼命三郎的劲头,也找到了做茶叶生意的一些门道,在我的不懈努力下,白卿的茶园面积扩大了数倍,就在茶园的不远处修建了茶叶厂,增加了机械制茶的流水线,成品茶叶的产量越来越大,但每天来茶园取货的经销商,络绎不绝。白卿把我推向了前台,他倒乐得清闲,每天在他的草庐里喝茶下棋,我俨然成了茶园的主人。
  岁月匆匆,时间来到了今天,茶园在我的带领下,成立了集团公司,名下子品牌众多,我成为了集团的总裁。我在众多的茶园中,挑选了一处茶园,命名为“柳迎春来社”,但我更喜欢白卿最初的茶园,没事就和他喝茶下棋,现在的他已经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。
  
  四、茶烟袅袅
  娘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的笑、踏实的笑,我曾经带给她的都是眼泪,担心还有伤害。我曾经向娘描述过许多虚幻的梦,但都像一个个吹起肥皂泡,瞬间就破灭。记得有一次,我在赌场上,上午打电话给娘说,我赚钱了,马上给你寄,但下午,我又全部输掉,变成了穷光蛋。
  就算后来,我改变了,但我还是把娘一个人丢在了遥远的山村,娘没有责怪,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,她把我当成了她生命的全部,对我不离不弃。
  当我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两个人,坐在了一起,我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,在一片袅袅升起的茶雾中,泪眼朦胧。
  那天,碧空如洗,草庐里茶烟升起,茶香里那若有若无的青丝透露出一种洁净空明的禅意,清雅的幽香慢慢地浸润着我的灵魂。
  我握着娘的手,让她坐在我的身边,白卿则坐在我的对面。他手执白子,迟迟不肯落下,陷入沉思中,此时的我已非吴下阿蒙,他不竭尽全力,怎能赢我。
  我轻声地问白卿,为何当初那么信任我,他白了我一眼,说我故意打扰他的思路,然后不再说话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《伯牙绝弦》有感
  
   [/url]
  
   [url=http://www.qitianw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72111]我想你了,你也想我了吗

  
   “搓丸子”
  
   牡丹亭记
树海读书阁[url=http://www.aliclient.com]孔子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2-8-8 13:26 , Processed in 0.086976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